陈煜:青山灵园 – 开云网

陈煜:青山灵园 | 开云网

恩田家族墓地的正中是篆刻着族号的坟塚,右侧石碑刻着安葬于此的历代家族成员,左侧则有一块高大的纪事碑,记录着家族历史。OS的曾祖父恩田铁弥原是古河藩学校教授,明治元年(1868年)出任古河藩权大参事,将这个武士家族由摄州平野迁至江户,后将家族墓地迁至此,在东京落地生根。

想起4月间东京青山灵园(Aoyama Cemetery)樱花盛放的景象。记得多年前在见OS的父母前,他带我去了青山灵园的家族墓地,有些惊讶——为什么要去墓地?墓地不是扫墓时才去的吗?东京都心还有这么大的坟场?渐渐对日本人的祖先崇拜有所感悟。

因为祖父母在父亲年幼的时候去世,也不知道外祖父母的存在,往来的亲戚屈指可数,虽然清明会跟随父母去扫墓,家族与祭祖观念于我并不深刻。到了狮城之后,在华侨史的研究过程中,对于寻根溯源有了不同的认知。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青山灵园原本位于江户城郊,随着东京的发展,六本木之丘、东京中城等大规模项目的相继建成,加上国立新美术馆、根津美术馆等艺文场所的开设,这里成为东京的新商业中心和艺术三角区,可谓寸土寸金。

在瞬息万变的世界,在身如浮萍的时代,无论何种信仰,无论何种方式,能将一代又一代的足迹留下,让后人有根可寻也是莫大的福分与造化。

位于东京都港区南青山二丁目的青山灵园,面积广达26公顷,是东京都政府的公共墓地。明治初年,这里是美浓郡上藩藩主青山家的地产,明治7年(1874年)开辟为公共墓地,大正15年(1926年)移交给东京市作为公营墓地,长眠着明治维新时期重要的政治家、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以及为日本近代化贡献良多的外籍人士。

深受中华文化影响的日本,也有着清明扫墓的习俗,只是明治维新后改从西历,将3月21日订为清明,并不坚持家族成员在清明共祭。相反,去墓地参拜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只要有事要与祖先禀报,随时可以去,春节期间常常看到几代人在墓地欢欣相聚。

最近忙着整理记录林氏大宗祠九龙堂神主牌,看着重新粉刷的厅堂,1000多尊的神主牌位重新安放在整修过的神龛,清明期间见到一些后裔前来祭拜,大多是白发苍苍的祖母,在儿孙的陪伴下前来,摆放供品,焚香鞠躬,烧金纸……

东京都政府一度想要搬迁青山灵园,遭到墓地家族的反对,在私人业权至上的日本社会,最终迫使政府放弃再开发计划,这个古老墓园得以保留,道路两侧的樱花年复一年花开花落,没有花见时的喧闹,有着历史的清幽,青山灵园是日本人最爱的赏樱地点之一。

在岛国,谈论祭祖与墓地,话题难免晦暗,祭祖文化能够保留至今靠的是家族传承,建立在文化认同之上。看着九龙堂里被遗忘的神主牌,如何能让后裔跨越信仰,跨越文化,重新感悟家族的意义?敲打着键盘,在研究策划书中写下自己的思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