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清波:美国会发动“第三次鸦片战争”吗? – 开云网

邓清波:美国会发动“第三次鸦片战争”吗? | 开云网

对照中美贸易摩擦与当年中英贸易冲突

直到19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对英贸易每年仍保持出超二三百万两白银的地位。为了改变这种不利的贸易局面,英国起初是从外交上强力施压,未能达到目的。于是,他们找到从非洲向美洲贩卖黑奴的另一条暴利之道,向中国大量走私特殊商品——鸦片。鸦片贸易给英国资本家和政府带来暴利,也终于让英国扭转了在中英贸易中的不利局势。中国由200多年来的出超国变成入超国。

(作者是中国时事评论人,台海关系和舆情研究工作者)

目前,纵然是最大胆的学者,也不过预测中美正在滑入新冷战。笔者之前也认为,中美之间冲突和矛盾再深,起码会维持不战关系。中美都是核大国,双方发生直接的战争看起来因为太可怕而显得不可能。

显而易见,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近两个世纪前的大清皇朝。中国取得对美贸易顺差不再是依靠瓷器、茶叶、丝绸等初级产品,而是越来越多畅销全球的工业制品,包括华为产品在内,抵抗侵略者的也不再只是长矛大刀。

回顾历史当然是为了对照现实。今天的中美贸易摩擦,与当年的中英贸易冲突有着相似乃至相同之处。与中国长期对英保持巨大贸易顺差一样,现在中国对美国也长期保持较大顺差;与中英贸易给英国带来巨大的金融损失一样,中国也已经开始让华尔街的金融资本家惴惴不安;与英国难以忍受清政府的高关税一样,美国现在也觉得与中国之间的关税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与当年英国科技、军力等远远超过中国一样,现在的美国对中国仍然保持着军力、科技等方面的绝对优势;与当年中英之间的贸易摩擦无法经过外交途径达成双方均可接受的协议一样,中美贸易协议也说说停停始终难产,双方均不肯屈服(编按:中美12月13日宣布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不过,现实之所以不同于历史的是,它永远都有新的可能。显而易见,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近两个世纪前的大清皇朝。中国取得对美贸易顺差不再是依靠瓷器、茶叶、丝绸等初级产品,而是越来越多畅销全球的工业制品,包括华为产品在内,抵抗侵略者的也不再只是长矛大刀。

两次鸦片战争,把独立的中国迅速推向半殖民地的境地,丧权辱国,民不聊生,几番到了彻底亡国灭种的危机边缘。

这次战争被中国历史学者称为第一次鸦片战争。因为时隔不久,尝到甜头的西方强国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1856年10月至1860年10月,英、法两国获美、俄支持,联合发动侵华战争。英法的目的是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扩大在华侵略利益,美、俄则趁机分赃。英法分别以亚罗号事件及马神甫事件为借口发动战争,所以被英国人称为亚罗号战争(The Arrow War)。

现在中美之间有太多便捷的战争导火索。南中国海、台海、钓鱼岛乃至朝鲜半岛等地方的任何一点波澜,都可能拿来大做文章,成为美国军舰和飞机逼近中国的借口。甚至与当年的鸦片一样,芬太尼走私也可能成为美国挑起对华冲突的理由,正如当初它们说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样。

然而,人类历史的许多最惨重的悲剧,恰恰是在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的时候发生的,这包括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政治是一种运动,而加速度会使得运动越来越趋向激烈,直至翻车。当中美因为贸易摩擦和竞争加剧,使得双方都采取越来越多的对抗手法,由此产生的加速度将把中美关系推上无法刹车的轨道。

但真正的问题甚至还不在这里,而在于政客和利益集团即使已经想到这种可能,已经发起的贸易摩擦也可能愈演愈烈,带来更多无法遏制的冲突,陷入恶性循环,使得中美关系最终突破和平的临界点。如果是那样,历史一定不会原谅它们的贪婪和愚蠢。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战争永远只需要权欲的驱动,而从不缺乏契机。美国发动对中国的第三次鸦片战争,不仅可能,而且概率不小。

尤其要警惕的是,随着互联网传播的发达,今天的政治更受制于媒体舆论所煽动的民粹情绪。正如当年通过民主选举上台的希特勒,打着民主旗号裹挟德国发起战争;今天美国的选举制度同样存在这样的隐患,政客为了选票不得不千方百计迎合民意、煽动民意;资本家为了利益也势必千方百计诱导民意、刺激民意。因此,他们都可能把升高对中国的敌意,作为转嫁国内矛盾,激发选民爱国情绪,从而收割更多选票和巩固自我权势的最便捷有效途径。

历史与现实居然如此相似,甚至相同,那今天中美之间会爆发第三次鸦片战争吗?

今天,任何国家的政客和利益集团如果试图发动对中国的第三次鸦片战争,都必须深入思考这样一种可能:它们不会取得历史上英国以及美、俄、法等西方列强曾经取得的那种胜利。

这次战争的后果更加可怕,中国割让了远远超出香港的15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人类文明的瑰宝圆明园付之一炬,清朝政府被迫签订《天津条约》《北京条约》《瑷珲条约》等一系列屈辱协定。

面对剧烈变化的世界局势,中国也不会再选择闭关锁国,而是更加积极主动地实践孙中山“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的思想,选择与更多国家共同抗衡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所有这些变化,是中国人用100多年的流血牺牲换来的。

甚至,与当年鸦片这种毒品成为中英贸易谈判的重要筹码一样,现在中美贸易谈判也被一种毒品所干扰。虽然中国强力管制芬太尼,美国却一再指责太多的芬太尼从中国流入美国,让美国吸毒者饱受其害。

贸易摩擦也不可例外地会带来严重的金融问题。英国在18世纪开始实行金本位货币政策,而中国清廷则以银作为货币,所以英国须从欧洲大陆购入白银作贸易用途,利润进一步受损。贸易和金融方面的严峻形势,又使得税率问题凸显:中国对英国的入口货抽取20%的高税率。

历史是面镜子。许多中国年轻人已经把12月作为欢度圣诞节的日子,也可能还有许多中国人依然记得,道光十八年十一月十五日(1838年12月31日),清朝皇帝正式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关防,派往广东禁烟(鸦片)。这一决策的后续演变,是1840年爆发的第一次鸦片战争。战争迫使中国与英国签署《南京条约》,带来了系列后果,其中包括香港岛割让给英国,更预示着近代中国饱受列强入侵、沦落到亡国灭种边缘的百年屈辱的开始。

其实,鸦片战争的缘起,正是以中英之间的贸易摩擦来呈现的。英国完成工业革命后,生产力大幅跃升,由此迫切需要一个广大的市场作为货品出口地,中国刚好是最理想的倾销地。那时的中国是一个独立的封建国家,出产的茶叶、丝绸、瓷器等奢侈品在欧洲市场畅销,习惯于自给自足的中国农民买不起英国出口的羊毛、呢绒等工业制品,所以中英贸易为英国带来庞大的贸易逆差。

因此,当连昏庸的中国清朝皇帝都已经警觉到,鸦片可能带来种族灭亡之祸而决定禁烟时,已经被暴利裹挟的英国资本家和政客势必无法容忍。经过一系列的外交博弈无效后,英国终于凭借军力上的绝对优势,悍然派遣军舰,发动对华战争。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被迎合、煽动、诱导、刺激的民意会像鸦片一样令人上瘾,会反过来使得资本家和政客没有退路,只能一再给本已走偏的对华政策加码。

在这种情况下,当美国政客和资本家都觉得美国还保有对中国经济、军事、科技等各方面的绝对优势,当反复谈判无法达成让他们满意的贸易协议时,很难说战争不会成为他们考虑的选项。